第2章 來呀,互相傷害呀

書名:神醫毒妻:爺,夫人又變身了!  作者:程安 

本章字數:1218     更新時間:2019-08-18 10:11:55

鮮血順著白衣男子的嘴角流了出來,深邃的眼竟然一翻眼白,“砰”地一聲直直倒了下去。

顧錦傻眼了,還沒以身相許呢,這就嗝屁了?

顧錦忙游過去查探他的情況,蛇頭搭在他的胸口,半晌才聽到微弱的跳動。

他的心跳緩慢,鼻息微弱,可是血流卻很快,分明是五臟受損,氣血失調。

五臟受傷,不適合心肺復蘇,至于人工呼吸嘛……顧錦低頭看著自己那條長長的尖端分叉的蛇信子,這個……有難度呀!

山澗有不少草藥,可她又擔心殺手還有同伙,決定先將他帶回去。

軟綿綿的蛇身緊緊將男子纏住,扭動著碩大的身體,在黑夜間飛急速滑行。

回到洞穴時,男子的傷口已然發黑,再不解決,怕是他會一命嗚呼,她的心血都白費了。

顧錦心一橫,張開蛇嘴便含住他的傷口,用力吮吸著……

她本是好意,想為他吸毒,卻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有些異樣,身體灼熱一片,有股淡淡的光亮自體內發熱,隔著衣物源源不斷傳遞到男子身上。

顧錦如烈火焚身,腹痛似刀絞。

她痛苦地在他身上打滾,忍不住嘶嚎著,沒過多久便兩眼翻白暈了過去。

黑夜漫漫,起此彼伏的粗重呼吸聲,在寂靜的山洞響起,體內泛光漸暗,不久后便消失了。

不知過了多久,俊美無濤的容顏動了動,眼皮半睜眸光微露,睫毛如蝶翼扇動。

洞內陰暗,重物壓身,墨楓費力地坐了起來,修長的手觸碰到一片光滑肌膚,才愕然發現身上竟然趴著個女人。

一個不著絲縷的女人,她靜靜趴在他身上,黑色如絲的頭發覆住了容顏。

墨楓愕然,下意識的抬手將她扔了出去,末了,還輕甩了甩衣袖拂去塵埃,甚是嫌棄。

山洞碎石多,而他的力道頗大,女子重重摔在地上,瞬間清醒過來。

“你干嘛扔我!”顧錦痛的嗷嗷叫。

“你是誰?”墨楓深邃如黑玉的明亮眼眸,瞬間冷意逼人,修手的雙手掐住她的脖子。

顧錦窒息,雙手握住他的手,痛苦道:“放手,你這個變態!”

墨楓殺意染上雙眸,將她揪了過來,冷哼道:“誰派你來的?”

顧錦很是后悔昨夜被美色蒙蔽雙眼,色令智暈才會冒著危險救他一命,不禁怒罵道:“你這忘恩負義的小人,居然要殺你的救命恩人!”

墨楓一愣,“你救了我?”

眼前的女孩只有十來歲,如何能救他?

他的手勁稍微松了些,顧錦趁機推開他,難受地咳嗽著。

她實在氣不過,拿著石塊揚手朝他腦袋上砸去,墨楓眼疾手快,箍住她的手肘。

顧錦提腳怒踹,卻被他輕而易舉躲過,甚至被拎小雞般拎了起來。

對于眼前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娃,墨楓實在不相信她有本事救自己,但奇怪的是,他嚴重的內傷莫名止住了,而之前中的毒似乎也解了。

這一拎,顧錦發現不對勁了。

她不是條蛇么,怎么會有胳膊有腿?

等等,這涼嗖嗖的咋回事,低頭一看……

“??!”

她竟然光溜溜的!沒穿衣服!

一口咬在男子的手腕上,飛快的用雙手團住了自己,蛇能裸奔但人不能,顧錦怒極,“你個禽獸!還不快把衣服給我!”

明明是條蛇啊,怎么好好的變成人了?發生什么了?

顧錦有些懵,但她還記得自己沒穿衣服,這一嗓子吼的,實在是很沒有底氣。

“我叫墨楓,不叫禽獸?!蹦凶用撓峦庖氯咏o她,那張傾盡眾生的臉,此時正冷然地盯著她,嘲諷道:“你救人的方式,挺特殊的?!?

送鮮花
評論

關于有樂 | 聯系我們 | 用戶協議 | 投稿說明 | 版權聲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饋留言   

電腦版觸屏版

Copyright (C)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南京墨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蘇ICP備16033847號-2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
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